<track id="dbbdz"></track>

      <track id="dbbdz"><strike id="dbbdz"></strike></track>
        <pre id="dbbdz"></pre>

        <address id="dbbdz"></address>

        毫末智行产品发展规划:2024年将完成落地百城,2025年全面迈入无人驾驶时代毫末智行成立中国自动驾驶行业最大智算中心 一文读懂MANA五大模型全新升级毫末智行公布城市NOH规划:2024上半年落地百城毫末智行的数据“内功”:智算中心成立、六大闭环、MANA五大模型向大算力发起冲击 毫末智行联合火山引擎打造中国自动驾驶行业最大智算中心MANA五大模型升级助力毫末执行领跑行业 领先进入自动驾驶3.0时代全屋采暖才是真的暖:采暖季带你了解“威能温暖家”2022年最佳人工智能品牌TOP30出炉 擎朗智能上榜三星于CES重磅发布新款玄龙骑士(Odyssey)及高分显示器,引领下一代显示技术奇遇MIX 开创消费级VR一体机新时代 奇遇VR开放合作探索XR行业未来进击元宇宙 诞生于好莱坞的数字王国选择深耕虚拟人曝高通将为骁龙8 Gen2解锁卫星通信功能TCL华星亮相2023CES主展馆 引领屏显技术新方向东软集团与盛京金控集团联合成立健康医疗数据公司首发13代酷睿+锐龙7000双旗舰平台 ROG新品性能大进阶薛光林逆境发力再获成功 光汇石油瘦身自救涅槃重生安森美和Ampt携手合作 助力光伏电站供应商提高能效阿尔法蛋新品发布倒计时1天!新动向再掀词典笔风口驾驶飞机遨游,热门好评作品《超级滑翔翼 2》登陆PICO StoreCES 2023:夏普展示短焦PC VR、可变焦透视摄像头和微型眼球追踪模块
      1. 首页 > 网络通信频道 > 移动互联

        子带全双工 5G梦想的妥协?

        2022年12月19日 18:09:37   来源:无线深海

          大家好,我是蜉蝣君。

          本期我们来聊聊一个无线通信领域最基本的话题:双工。

          所谓双工,是指两台通信设备之间,可以进行双向的数据传输。具体来说,双工技术包含全双工和半双工这两种模式。

          全双工是指双向的数据传输可同时进行。也就是说,通信双方都可以在发送数据的同时也在接收对方发来的数据,收发并行两不误。

          半双工可就简陋地多了,收发不能同时进行,只能轮流进行:发的时候不能收,收的时候不能发。我们常见的对讲机就是这样的模式。

          全双工,我们用上了吗?

          移动通信技术经过5代的发展,可以说已经臻于至善了。那么,我们的基站和手机在交互时,用的必然是全双工吧?

          这个时候,我们最常用的两个术语是:FDD(频分双工)和TDD(时分双工)。那么,它们到底是全双工和半双工呢?

          对于FDD来说,我们使用两段频谱,一段专门用作基站给手机发送信号,也叫做下行;另一段则专门用作手机给基站发送信号,也叫做上行。为了防止下行和上行之间的干扰,使用的这两段频谱之间还必须留有一定的隔离带,这叫做“双工带宽”。

          由此可见,FDD的下行和上行这两条链路都是半双工的,它们组合起来,以频谱资源占用翻倍为代价,形成了一个“伪全双工”系统。这就像马路上的车道一样,每条车道只能是单向的,但不同方向的车道组合起来,就可以实现双向通行。

          对于TDD来说,频谱确实仅需占用一段,但上行和下行只能轮流使用。也就是说,基站在发送数据的时候,手机只能静静地接收,想发送数据也只能憋着,等分给你的发送时间到了才行。

          这不就是货真价实的半双工么?我们常用的5G频段都是TDD模式的,只是上下行之间切换的时间极短,是毫秒级的,我们根本感受不到。所以说,TDD是用微观上快速切换的半双工来实现宏观上的“伪全双工”。

          我们难道就不能在同一段频谱上同时进行收发,实现真正的“同时同频全双工”吗?这样一来,频谱效率直接翻倍啊!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然而,这么多年大家都能看得出的问题还一直悬而未决,其中必然是有着极难解决的巨大困难。

          要实现全双工,无异于两列火车在同一条铁轨上朝对向高速行驶,其结果不言而喻。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同一频段内同时收发,就会产生巨大的干扰。这不但包含基站自身发送对自身接收的自干扰,还有基站和基站之间的干扰、基站和手机之间的干扰、手机和手机之间的干扰,这些交叉链路干扰处理起来异常棘手。

          因此,大家都只能将主要精力放在增加车道上,把使用的频段不断推高,载波带宽不断扩宽,收发通道数不断倍增。

          比如,从2G到5G,使用的频段从低频(小于1GHz)到中频(小于6GHz),再到毫米波甚至太赫兹,信道带宽也随之从几兆扩展到几十M、上百M甚至上G;收发通道数也从单通道到双通道、4通道、8通道、32通道、64通道甚至128通道。

          至于全双工技术,虽说在5G的标准化初期被广泛讨论,并被认为是5G的关键技术之一,但最终却因实现困难而被束之高阁。

          让无线通信用上真正的全双工,成了通信人深埋心底的最大梦想。

          现实的妥协:子带全双工

          斗转星移,目前5G已商用数年,5G下半场的技术标准:5G-Advanced标准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中。

          全双工,再次进入了大家的视野。

          这是因为,随着5G行业应用向工业现场网的渗透,网络同时支持超大上行带宽和超低时延的需求凸显,目前的FDD和TDD模式都难以招架。

          比如,工厂里面的视频监控、电子围栏、机器视觉等应用都是大上行业务为主,多个终端的带宽需求从几百Mbps甚至上Gbps;工业AR需要时延小于10毫秒,AGV协同搬运需要时延小于5毫秒,机器运动控制需要时延小于4毫秒。

          为什么不论是当前的FDD和TDD模式都难以同时满足大带宽和低时延需求?下面我们来说一说。

          由于频谱的使用划分在历史上早已确定,不将当前已应用的系统全部下线就没法更改,因此不同的频段频段实际上是和FDD或者TDD双工模式强绑定的。

          频段和双工模式之间的绑定关系

          FDD频段的特点是频段低,可用带宽少,能提供的速率有限。比如,900M上下行各有35M带宽,1800M上下行各有75M带宽,这些为数不多的宝贵资源还要分给多家运营商,每家能用的就更是捉襟见肘,覆盖虽好但网速上不去。

          虽说速率有限,但FDD模式有一个突出的优点,那就是上下行数据在各自独立的频谱上发送,基本上可以做到有数据就可以发送,不用像TDD那样要卡时间,所以FDD可以实现比较短的时延。

          TDD频谱则相反,频段普遍较高,可用带宽大。比如在3.5GHz上,联通和电信就各有100M带宽;在2.6GHz上,移动则独享160M带宽。

          这些TDD大带宽载波通过设置不同的上下行时隙配比,可以实现上行或者下行高速率,但受限于TDD本身的半双工特点,时延难以降低。

          虽说我们不太能感受到时延带来的影响,但工厂里面的机器间通信对此异常敏感。并且如此苛刻的时延要求还是刚性的,达不到就没法工作。

          如果能把TDD和FDD的优势融合在同一个频段内,不就能同时支持大带宽和低时延了吗?

          于是就有人想到,你TDD频谱的带宽不是大么?我就在TDD载波内部再切上一刀划分成两段子频段(称之为子带),两个子带还都是TDD模式,但上下行时间的配置相反。这样一来,你发送时我接收,你接收时我发送,这不就拥有了FDD的气质了吗?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以较小的代价,就通过子带划分和时隙配置,在TDD载波内融合了FDD的技术,也就实现了TDD载波内的伪“全双工”。

          TDD和子带全双工

          然而这样的伪“全双工”本质上是TDD和FDD技术的缝合,实际并没有实现频谱效率的提升,只是实现全双工这个万里长征的一小步探索,因此它就被叫做“子带全双工”,简称SBFD(Subband Full Duplex)。

          子带怎样划分?

          从纯技术的角度来说,上下行怎样划分都行,可以各占一半,这样上下行速率是平衡的;也可以下行子带多划一些,这样就能实现大下行速率;也可以上行子带多划一些,这样就能实现大上行速率。

          从需求来看,我们普罗大众刷视频需要的是大下行速率,但对时延要求其实并不高,对子带全双工没啥需求;而在工厂里,数据上报、监控摄像头、机器视觉等应用需要大上行,同时大量控制类应用需要低时延,因此子带全双工在工业场景是有用的,需配置为以上行子带为主。

          至于需要划分几个子带,从使用角度两个就够了,但实际这个主要看干扰情况。

          如果要部署子带全双工的运营商的频谱和其他运营商相邻,那相邻的频谱最好保持原样以下行为主,那就尽量把上行子带放得远一些,这样能最大化减少干扰。

          具体来说,如果频谱两边都有相邻运营商的频谱,则建议划分两个下行子带和一个上行子带,并把上行子带放在中间,按照下行+上行+下行的三明治方式配置;如果只有一边有其他运营商,那划分一个下行子带和一个上行子带就可以了,这样效果更好。

          “三明治”形式划分的上下行子带

          在帧结构的上,为了兼容已有的终端,可以保持DFFFU的传统帧结构,第一个时隙为全下行,中间的三个时隙配置子带并按需进行上下行灵活调度,第三个时隙为全上行。

          上下两个子带的两种配置

          干扰怎样消除?

          系统内的自干扰,是子带全双工必须解决的核心问题。

          由于子带全双工的上下行的子带是紧密挨着的,并不像传统的FDD的上下行频段那样有几十M的双工间隔,这会导致严重的收发间干扰。

          一般情况下,基站的信号发送和接收是共用天线的,发射出去的强信号又会直接被接收进来,导致本应接收的来自手机的微弱信号被淹没阻塞。另外,在基站内部处理时,射频收发链路之间也会产生耦合干扰。

          自干扰抑制有空间域、射频域、数字域等手段,多管齐下,多级消除。

          空间域、射频域和数字域自干扰消除

          空间域自干扰抑制最简单的手段是收发天线分离。发射和接收通过使用各自独立的天线,并在两个天线之间增加多个隔离栅,可有效阻止发射信号进入接收天线。再加上发射天线在接收天线方向的波束零陷技术,可进一步降低干扰。

          收发高隔离度天线

          射频域干扰抑制有两种方式:子带滤波器和射频干扰消除。

          通过在基站内增加子带滤波器,下行子带可通过滤波器滤除上行子带的信号,上行子带通过滤波器滤除下行子带的信号。这种方式相对比较简单,但调整滤波器带宽不灵活,且会增加插损。

          射频干扰消除是通过采集已知的下行发射信号的一个副本并传给上行接收端,再通过构造与之相反的信号进行抵消。这种方式比较复杂,成本高。

          射频干扰抵消

          射频域干扰抑制在具体实现时,可以通过评估需要的干扰抑制能力,选择一种方式或者两种方式组合实现。

          数字域干扰抑制和射频域的第二种干扰抑制的思路类似。通过在射频域引入一路辅助射频通道并将其转换成数字信号,再在数字域构造与之相反的信号进行抵消,进一步降低残余干扰。

          通过空间域、射频域、数字域这三级的自干扰消除,就可以将自干扰抑制到灵敏度稍有降低但可接受的水平。

          解决了自干扰,也就是单个基站自己能正常工作了,但实际部署时不可能仅有一个基站一个终端,而是多个基站要组成网络,同时服务多个不同的终端。这就涉及到更为棘手的问题:交叉链路干扰。

          交叉链路干扰的消除,就需要设计对应的干扰测量机制,做到知己知彼,并传递已知的干扰特征,然后再通过波束零陷 、干扰抑制合并等技术进行干扰消除。这个过程比单个基站内的子干扰消除要复杂,目前业界还在研究中。

          为了能顺利地迈出第一步,我们应该从由易到难,循序渐进。首先,我们可以在智能工厂部署子带全双工微站,功率较小,和室外宏站的隔离相对容易一些。

          后续,我们再考虑多个子带全双工基站之间的组网,最后我们再尝试去解决子带全双工宏站和现网大下行宏站之间的组网。随着组网干扰问题解决的进展,产业生态也就顺利成章地成熟了。

          标准化之路

          子带全双工已在3GPP R18立项,目前正处于SI(Study Item)阶段,理论和工程技术研究已全面展开。

          中国移动牵头子带全双工技术的标准化,并将其打包到了UDD(Unified Division Duplex,统一双工)系列技术中。其中S-UDD(Single carrier UDD,单载波UDD)就指的是子带全双工。三星也类似,将该技术包装成了XDD(cross division duplex,交叉双工)。

          虽说目前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该技术离正式商用还比较遥远。按照R18研究,R19标准化的节奏,相关协议预计要到2025年才会冻结,商用预计要到2026年以后了。

          2026年,距离6G也就仅剩三年时间。因此,要顺利推进实现子带全双工技术的商用,必须着重考虑对现有终端的兼容。因为基站侧的升级改造通常比较容易推动,而终端产业链的普及则要更为滞后一些。

          在实现了上述子带不交叠的子带全双工之后,我们可以更进一步,让子带之间有所交叠,研究怎样让交叠之处的少量频谱可以做同时同频全双工。再下一步,我们将推进整个载波向同时同频全双工迈进。这是个一步一个脚印的过程。

          无论如何,子带全双工都将作为通向同时同频全双工的重要里程碑,在5G和6G的时代之交发挥承前启后的价值。

          FDD和TDD之别,最终将成为历史的烟尘。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号: ]
        分享到微信

        即时

        新闻

        腾讯前三季研发投入454.75亿元 前沿科技加速落地服务

        11月16日,腾讯控股(HK.00700)发布2022年Q3财报,腾讯实现营业收入1400.93亿元,非国际会计准则净利润(Non-IFRS)322.54亿元,同比恢复增长,多个主营业务板块收入亦呈现环比企稳迹象。

        研究

        IDC发布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软硬件市场份额报告

        IDC《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场份额,2021》报告显示,中国数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场的规模达到6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5%。

        张开腿我让你欲仙欲死

          <track id="dbbdz"></track>

            <track id="dbbdz"><strike id="dbbdz"></strike></track>
              <pre id="dbbdz"></pre>

              <address id="dbbdz"></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