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dbbdz"></track>

      <track id="dbbdz"><strike id="dbbdz"></strike></track>
        <pre id="dbbdz"></pre>

        <address id="dbbdz"></address>

      1. 首頁 > 云計算頻道 > 公有云

        互聯網云廠商,打響能源TO B爭奪戰

        2022年07月15日 11:36:55   來源:產業家

          在傳統能源轉型的路徑上,數字化發揮的作用不應該僅限于此,互聯網云廠商若想傲立數字能源領域的潮頭,需要思考更多能源行業未來的走向。

          作者|斗斗

          編輯|皮爺

          出品|產業家

          2022,數字能源正在成為互聯網云廠商的新標地。

          “企業每年因要為超出的碳排放支付高額的費用,導致企業入不敷出,最后破產;人們開始進行碳積分買賣,一些碳排放量低的企業,因擁有足夠的碳積分,于是通過出售碳積分,獲得新的增長曲線......”這是一款養成類游戲的情節設定。

          這樣的情景看似距離現實生活十分遙遠,其實它早已成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據特斯拉2021財年年報顯示,其出售“碳積分”帶來的利潤貢獻幅度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一。

          誠然,這是國外全面奔向碳中和時代的一個縮影。

          在中國,這種縮影也對應著一些清晰的變化。例如,傳統能源企業正在進行清潔智慧能源轉型;新能源企業正在技術革命中不斷更新迭代;高耗能企業一邊加速提升能效,一邊繼續向清潔能源生產地進行產業轉移;傳統車企正在謀劃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彎道超車。

          一個肯定預測是,綠色低碳轉型將會在未來40年的時間里成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全新驅動力,引發多領域的顛覆性變化。

          而在當下的能源轉型初期,運用數字化技術提升能源行業各個環節利用效率已然成為必然趨勢。

          有報告指出,到2025年,我國能源電力領域數字化的市場規模將達到3700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0.8%。

          春江水暖鴨先知,以互聯網巨頭為主的云廠商們嗅覺總是十分靈敏。以今年6月份為節點,互聯網云廠商在能源數字化領域的動作可謂頻現。

          例如,阿里巴巴與國家電投宣布戰略合作探索“新能源+數字化”;京東集團與國家電投達成戰略合作;騰訊云與深圳能源達成戰略合作,另外騰訊還首次發布兩款能源行業產品“能源連接器”和“能源數字孿生”。

          歷史的潮流浩浩湯湯,在數字能源領域,更多新生力量也在前赴后繼地迎接科技進步與商業模式創新的時代浪潮,互聯網云廠商紛紛涌入能源領域的底層邏輯是什么?他們的優勢是什么?

          每一次顛覆性革命都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時代演習場,互聯網云廠商在數字能源這個賽道的布局一方面是錨定未來,另一方面也更是完成自身能力的自證。

          大浪淘沙中,互聯網云廠商新一輪的高地戰正在開啟。

          一、數字能源,企業和云廠商的雙向奔赴

          一個事實是,“云”需要新的落地場景。

          實際上,互聯網云廠商涉足能源行業其實并不是什么新鮮事,早在幾年以前,能源數字化的布局已經開始。

          2016年,中國第一個以推動智慧能源產業技術發展為宗旨的公共服務云平臺成立——中國智慧能源百度公共服務云平臺;兩年后,2018年,阿里云與智光電氣攜手構建國內首個“基于大數據驅動的綜合能源大服務工業互聯網平臺”,此外,在2019年,騰訊云正式發布智慧能源解決方案;華為設立數字能源公司;京東同樣不甘示弱,在光伏、充電樁領域布局自己的能源產業。

          雖然各大互聯云廠商早已入局,但從各家的動作來看,大部分是補充業務鏈,并未將其放在重要的戰略之上。然而就當下互聯網云廠商的具體商業模式來看,無論是京東和阿里與國家電網的合作,還是騰訊首次發布能源行業產品,足以顯示,數字能源已經成為云廠商的重要戰略布局。

          背后原因不難理解。

          從互聯網云廠商自身來看,首先能源行業與餐飲、物流、交通等行業一樣,都是數字時代,云計算、大數據技術的商業化落地的重要場景。在碳中和政策的推動下,傳統能源加速轉型,數字化逐漸成為能源轉型的剛需,市場呈現一片藍海。

          加之,由于大型企業IT支出較高,大型客戶一直是互聯網云廠商實現盈利的主要來源,美國成熟市場也驗證了這一點,以SaaS領域為例,90%的美國 SaaS 公司的大客戶與小客戶收入比約為10:1。所以無論是從自身客戶定位來看,還是從整個云服務市場未來發展趨勢來看,深耕大客戶是其實現高增長的重要路徑。

          目前,我國能源消費出口主要以五大發電集團(即華能集團、大唐集團、華電集團、國家電投、國家能源集團),兩大電網公司(即國家電網和南方電網),以及三桶油”(即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油)為主。

          可以發現,能源行業不同于其他行業,其每一個“客戶”都體量驚人,頗有一種“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的意味。

          另外,只要拿下一家,做成標桿案例,或將能夠打磨出“能源行業數字化模版”,通過復制的形式賦能其他企業,甚至行業,形成“1+1>2”的效果,所以,互聯網云廠商自然不會錯過這塊肥肉。

          其次,眾所周知,由于互聯網云廠商有著大量的云服務器等基礎設施,所以也是碳排放的“重點關注對象”,過去,互聯網云廠商這些云服務的基礎設施一直是由傳統能源來維系其運轉。在“西數東算”政策的推動下,互聯網云廠商紛紛將云計算的“大腦”西移,尋求更為環保、低碳、可循環的新能源,以替代傳統能源。

          布局能源行業,將會成為互聯網云廠商生態鏈中的重要一環,幫助其加速其盡快完成碳達標。

          站在能源行業的角度來看,傳統能源企業破產、重組、虧損消息頻出,轉型迫在眉睫。

          具體來看,今年4月,重慶破產法庭發布消息,重慶能源集團等企業因連續多年虧損,已經申請破產重整;據北京產權交易所近日披露信息,國家電投、國家能源集團、大唐集團的一些轉讓標的公司均處于虧損狀態......

          傳統能源亟須尋求新的商業模式,而數字化的本質其實就是商業模式的轉型。加之互聯網巨頭在供應鏈、生態、物流等方面更有優勢,這些也是傳統能源企業所看重的能力。

          總體而言,云廠商布局數字能源,于自己,或是于能源企業,這是一個雙贏的合作。

          二、行業“know-how”的必答題

          在黑龍江省大慶市,坐落著我國最大的石油生產基地。

          “電腦平臺發出黃色預警,顯示X2-D4-X323井抽油機桿斷脫,請立刻前往查看!”正在巡井路上的大慶油田采油四廠第一作業區北六采油隊采油工焦念國,接到班長梁超從數字化集控中心打來的電話。

          焦念國管著20口井,剛才處理的事故井是其中距離最遠的一口,按過去日間的常規巡查,他得兩個小時以后才能發現問題,現在靠電腦智能控制,能第一時間發現故障點,及時處理。

          過去啟停抽油機至少需要40分鐘,現在只需點一下鼠標,幾秒鐘就能完成。大慶油田采油七廠敖包塔作業區736采油隊員工肖偉高興地說:“我管理的油井井距遠,油井進行數字化建設后,既降低了工作強度,又保證了油井生產時率。”

          在采油五廠第一作業區杏四聚集輸班,數據不用去現場抄、設備不用去現場控,員工人數由原來的63人減少到27人。

          這些,只是大慶油田數字化改造的一個縮影。

          總結來看,大慶油田把數據作為關鍵生產要素,構建數據采集、傳輸、分析、決策的全流程體系,逐步形成少人高效的井間站數字化生產管理流程,改變了員工的工作模式,為老油區精準、高效地掌握生產動態和及時制定、調整工程方案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撐。

          一個事實是,在石油產業鏈中,分為上游的勘探、開采,中游的運輸、加工,以及下游的零售、存儲、應用作為人類最重要的能量源,石油勘探開發是對計算和數據要求最高的行業之一,也是數字化最難的一個環節。

          首先由于油井和抽油機不會自動產生數據,一般都是手工采集,所以導致數據采集難度大、效率低;其次,由于手工采集,同時對數據錄入也提出了更高地要求,需要專業人士負責生產數據的統計錄入。

          此外,由于建設時間、地址條件和地獄因素不同,油田管理方式、數據采集要求、統計口徑不一,使得數據匯總變成“天方夜譚”;N種因素,也導致了數據分析能力薄弱,形成數據孤島。

          這樣的問題不僅僅存在于石油行業,更是整個能源行業的縮影。但其實,從目前互聯網云廠商在能源行業的布局來看,其數字化能力以及改造的重點大部分集中在中、下游。

          所以對互聯網云廠商而言,如何以數字化能力賦能能源產業鏈下游,幫助傳統能源企業降本增效,尋找新的增長模式,是當下的數字能源領域重要的分水嶺。

          然而從更大地角度來看,在傳統能源轉型的路徑上,數字化發揮的作用不應該僅限于此,互聯網云廠商若想傲立數字能源領域的潮頭,需要思考更多能源行業未來的走向。

          三、能源上云,是不是偽命題?

          傳統能源轉型正在走出誤區。

          在互聯網云廠商的賦能下,由軟件驅動的數字商業模式,可以獲取更精細的數據,結合先進的分析功能,讓企業更準確地量化其產品和業務給客戶帶來的收益,有助于加快新產品和服務的開發速度。

          數字化工具和數字化平臺可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需求側靈活性,從而加速能源轉型。與此同時,數字化轉型也能帶來新的商業機遇,為能源服務供應商帶來新的營收來源,也能幫助消費者更好地了解自身能源使用情況,進而降低能耗支出。

          本質而言,當下的傳統能源數字化,其實就是傳統能源的降本增效。但事實上,傳統能源轉型的真正終點是實現向光伏、風力、水利等新能源業務的顛覆性跨越,而不僅僅是在現有的石油、煤等傳統能源上的商業模式優化。

          在一段旅程中,目的地若無法確定,這段旅程注定會是漫無目的且毫無意義。正所謂一步錯,步步錯。

          傳統能源想要實現新能源業務上的跨越,一是要解決基礎設施的建設;二是要和能源供應鏈的企業做好協同,要知道,想要實現業務轉型,首先要實現客戶的需求變向。這都需要互聯網云廠商極強的專業知識與行業經驗沉淀,才可以幫助傳統能源企業找到問題所在,以數字化手段加速賦能轉型。

          站在這個角度,反觀各大互聯云廠商在能源領域的具體打法,一些隱性問題開始顯現。

          與國家電網的合作中,阿里拿下的是電投云和天樞一號(服務器型)項目,京東收獲的是天樞云和天樞一號(網關型)建設項目。

          其中,京東和國電投將以共建綜合能源生態體系、共創數智化供應鏈為目標,主要圍繞縣域綜合能源、數字化升級、物資采購、智慧物流、能源供應、碳中和規劃、產業生態等領域進行合作;阿里與國電投將在“新能源”和“數字化”結合提升生產力、“三網融合”整體解決方案、戰略機遇研究與技術創新等領域進行合作。

          除此之外,騰訊對外發布的兩款兩款能源行業產品中,重點放在了能源連接器,其可依托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實現綜合能源數據匯集、可視、分析和預測,并可以連接騰訊生態內提200多個應用連接工具。

          總結來看,京東側重于供應鏈,阿里側重于技術,騰訊側重于“連接”,這與各個互聯網云廠商的核心能力也十分匹配。

          然而,無論是京東、阿里或是騰訊,與能源行業的合作有很強的“界限感”,這其實主要是能源數字化的壁壘很高,需要較強的能源行業的專業性。

          具體來看,首先在更聚焦的領域內,能源數字化對專業性提出了更高要求。以平臺數據為例,在一個綜合能源項目中,相關的數據要交由專業的人才才能發揮出應有的價值,為項目運營提供助益;其次,在能源行業,涉及各種各樣的能源服務,其應用場景可達數千個,且每個場景都會有諸多細節問題需要認真考量和對待,要將線上服務和線下服務相結合,實際地深入項目現場,了解客戶需求,才能更好地幫助用戶解決痛點。

          美國著名思想家愛默生說:“改革是積極的,保守是消極的,前者以真理為目標,后者以安寧為目標。”

          能源數字化不同于其他行業數字化的固性要求,其肩負的是整個能源行業奔向新能源的使命;诖,互聯網云廠商必須摒棄傳統行業轉型的成功思維模式,腳踏實地投入到能源這一特殊領域中去尋求摸索出一套全新的轉型新能源的打法。

          短期來看,煤炭、石油等傳統能源的地位不會改變,依然是中國經濟的保底力量。然而長期來看,傳統能源企業必定會以漸進式轉型的模式奔向新能源。

          以煤炭能源為例,超過三分之一的央企已在布局包括制氫、儲氫、加氫、用氫等全產業鏈。其中,山東能源集團擁有先進煤制氫技術和豐富的化工副產氫資源。

          這是未來傳統能源產業轉型的一個縮影。

          在這場碳中和革命下,傳統能源企業而言,要做好“取”“舍”。而互聯網云廠商要具備終局思維,以前瞻性的眼光清晰地看到能源行業的“可為與不可為”。即以數字化手段賦能煤炭產業升級,實現氫能轉型是主要發展路徑。

          其實,互聯網云廠商也早已清晰能源行業轉型的誤區,以騰訊為例,其剛剛宣布騰訊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成立政企業務線,深耕政務、工業、能源、農業等領域。這一舉措明確了其在專業領域的打法,即加快推動區域市場下沉,以專業的一線團隊,為客戶提供貼身服務,往行業深處挺進。

          未來已來,將至已至。不論對云廠商,還是能源企業而言,這都是一份任重道遠的時代答卷。

          文章內容僅供閱讀,不構成投資建議,請謹慎對待。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編號: ]
        分享到微信

        即時

        新聞

        騰訊前三季研發投入454.75億元 前沿科技加速落地服務

        11月16日,騰訊控股(HK.00700)發布2022年Q3財報,騰訊實現營業收入1400.93億元,非國際會計準則凈利潤(Non-IFRS)322.54億元,同比恢復增長,多個主營業務板塊收入亦呈現環比企穩跡象。

        研究

        IDC發布中國數字政府IT安全軟硬件市場份額報告

        IDC《中國數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場份額,2021》報告顯示,中國數字政府IT安全硬件市場的規模達到64.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1.5%。

        张开腿我让你欲仙欲死

          <track id="dbbdz"></track>

            <track id="dbbdz"><strike id="dbbdz"></strike></track>
              <pre id="dbbdz"></pre>

              <address id="dbbdz"></address>